我还把这段历史写成了书,拍成了电影,叫《栖霞寺1937》(栖霞寺1937结局)

在玄奘寺供奉日本侵华战犯牌位的吴阿平已被逮捕。

媒体报道

阿萍,女,1990年9月出生,小时候住在福建晋江,10岁随父母移居南京。可以说她是在南京长大的。

源地图

2017年12月18日,吴阿平前往玄奘寺,要求将松井石根谷寿夫野田毅田中季峻向井敏明5名战犯的牌位连同华群一起,共6人供奉。

注意这一天,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国家公祭日。80年前,1937年12月13日,是南京沦陷和南京大屠杀开始的日子.

2017年12月18日,星期一,农历十一月初一。吴阿平利用这段时间在玄奘寺祭拜日本战犯。真是煞费苦心。

一般来说,很多佛教信徒都是“有意”在农历正月十五去寺庙烧香的,吴阿平就是“有意”选择了这一天。周一一上班,这个庙就是旅游景点。周一,人相对较少。在向战犯献祭时,可以避免当场暴露。

第二,这一天是个好日子,“牺牲”是恰当的,足以体现她的“虔诚”和用心。

凑巧的是,这一天,负责献长寿牌的值班和尚宋陵不识字,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

据南京发布的消息,当时吴阿平要求拜松井石根谷寿夫野田毅田中季峻向井敏明华群六人时,宋陵只是问是亲戚还是朋友。

崇拜日本战犯

阿萍是个鸡贼,谎称是“朋友”,就这样顺利通过了这一关。

小和尚不看“朋友”拜的是谁,看到钱就拜了。他以每年每块牌位100元的标准费用,接受了6个人的祭拜服务。他拿了3000块钱,还开了收据!

这个收费标准真的很尴尬。上海静安寺价格2000元/年,北京法门寺1000元/年,农历正月十五会涨价。而且玄奘寺的这个收费标准真的很接地气。当然,你也可以看到位置.

媒体报道

反正认钱不认人,收了钱就办事,于是五个战犯被“供奉”了.

为了区区2500块钱,玄奘寺连底线都不要了,供奉五个战犯五年!

武平为什么崇拜这些战犯?

在通报中,吴阿平供述的理由极其荒谬:

接触佛教后,她产生了通过祭祀五名侵华日本战犯来“了结恩怨”“脱离苦海”的错误想法。

看到这样的理由,万小刀就像看到“小作文”一样难受,比吃了一只苍蝇还恶心。真的这么简单吗?

更何况她怕五个日本战犯,却不怕他们杀的三十多万鬼?不怕牺牲自己的同胞。“恐惧”如此遥远,似乎难以令人信服。

另外,为什么你们只知道祭奠五名侵华日本战犯,以此来“除冤”“出苦”,却不去祭奠你们死去的三十万同胞?受害者“逃离苦难”不是更好吗?

更有甚者,人们选择第一天,星期一作为一个日子来登记崇拜,欺骗和尚的伎俩等。而且玩得很开心,根本看不出任何“神经病”的迹象。你能相信她生病了吗?

信不信由你,我不相信吴阿平的说法!

但吴阿平的目的达到了,5名战犯被“供奉”。

2018年底,玄奘寺对地藏寺进行修缮,牌位全部拆除。

到2021年12月,玄奘寺修复地宫后,这些牌位被放回原处,其中包括五名战犯的牌位。

当然,僧侣们重新整理的时候,眼里肯定没有战犯,只有钱。所以,还是没有发现问题.

2022年2月26日,一名女信徒前往玄奘寺地下大厅寻找她的牌位。和尚清玄和宣璐与几名游客一起帮助找到了它。在这个测试中

但是传真知道这五个战犯是什么人,因为他对栖霞寺和玄奘寺的历史以及南京大屠杀了如指掌。我还把这段历史写成了书,拍成了电影,叫《栖霞寺1937》。

电影电视海报

影视资料

正是靠着这段历史,传真一炮而红,成为明星高僧,登上皇位,渗入名流达官贵人的朋友圈,甚至成为南京落马官员季建业等人的座上宾。

知道了这个消息,传真和尚一点也不悔改。为了自己的王位,他要求封锁消息.

南京市有关方面迅速行动,迅速查明了吴阿萍的身份,对她进行了拘留,并对涉案人员进行了处罚。

媒体报道

然而,这件事并没有这么简单。

吴萍是不是“神经病”,是不是“无知”,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傻,是不是坏,这些都要彻查。

如果吴阿萍这么被信任,那么她就可以用“无知”和“恐惧”做挡箭牌来掩盖问题,说不定还能逃过重罚。

这显然是对国人感情的公然践踏,甚至为“吴阿平”之流找到了最好的“挡箭牌”。恐怕在我们能举一反三之前,吴阿平等人已经学会了举一反三。在未来,更难预测他们会做什么!

如果这样的吴阿平逃脱了应有的重罚,无数“吴阿平”将更加肆无忌惮。

当然也要反思,无知的根源在哪里?如何让那些人“不无知”?如何才能让那些装懂装无知的汉奸在故意犯错时得到应有的惩罚?如何彻底堵住这样的漏洞,防止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此前报道:

南京庙看到日本战犯的长寿牌很惊讶。它的住持说,我知道他们是犯罪头目。

2022年7月22日,一条新闻冲上热搜,瞬间引爆14亿人的怒火:南京九华山公园玄奘寺,常年供奉日本战犯的长寿牌!

新闻中提到的地藏寺,位于南京九华山公园的一座玄奘寺内,这里供奉着至少四名参与南京大屠杀的主犯。

纪念日本战犯的纪念碑

在“南京大屠杀”这一悲惨历史发生的城市,有供奉这些罪犯的寺庙。消息一出,举国愤慨!

然而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些牌位早在2018年就被送往寺庙,由南京人供奉香火。这实在让人气愤,也让人疑惑:到底是谁在这里祭奠牌位?为什么过了四年才被发现?玄奘寺是一座怎样的寺庙?还有,寺庙的住持是个什么样的人?

忘记历史就是背叛。

30万同胞惨遭屠杀的城市,在“南京大屠杀”公祭日不允许穿和服或日本水手服出行,甚至一度无法接受日产车辆行驶在南京街头。

但是,即使是在战后南京市民对日本充满深仇大恨的情况下,日本战犯在南京的寺庙里依然被曝给南京市民烧香,这是真是假?一切也随着小北的探索逐渐浮出水面。

南京玄奘寺中的日本战犯牌位纪念馆。

他们的名字都是以“朋友”开头,看似掩人耳目,但这也可能是他们能逃过审查,在这里被供奉的主要原因。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这四个人都犯了什么罪。

松井石根

我还把这段历史写成了书,拍成了电影,叫《栖霞寺1937》(栖霞寺1937结局) 热门话题

1945年被盟军逮捕,1948年11月12日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受审,最终被判定为甲级战犯,判处绞刑,并于12月23日零时被押往东京窝鸭监狱执行死刑。

丹介

他是日军中将,侵华日军的乙级战犯。1937年12月13日第一个冲进南京,迫不及待地发动了持续40多天的大屠杀。我被俘军民被部下用机枪集体射杀,19万人死亡,零星死亡15万人!

1947年2月6日,经南京军事法庭公开审判后被判处死刑,4月26日被押往雨花台执行死刑。恨他的南京人聚集在这里,他们继续骂了几里。

南京大屠杀罪魁祸首顾寿夫受审。

野田毅和向井敏明

这样的人,不杀,不足以众怒!1948年1月28日,野田毅被押往雨花台执行死刑。

田中季峻

他们的罪不可胜数,但他们的名字却“令人难忘”。

历史的屈辱让我们14亿同胞久久难忘。但这些刽子手却能在南京堂而皇之地供奉牌位,这是赤裸裸的讽刺,也是鲜明的警示!

忘记历史就是背叛!忘却国耻,铭记历史,这是我们在当代和平世界对先辈们的鲜血和牺牲应该做出的承诺,也是我们对自己对国家的交代。

但南京这座经历过磨难的城市,应该比任何人都了解日军犯下的罪行,比任何人都敏感所有关于日本的话题。

但是,这些日本战犯的牌位出现在南京,只是南京!

一定有什么隐藏的原因。揭开真相是当务之急。首要任务是彻查这座玄奘寺及其住持!

信念是打折扣的

被炸的寺庙位于南京,但供奉的是日本战犯。这是金钱的诱惑还是信仰的衰落?

玄奘寺位于南京市玄武区北京东路九华山公园,北临玄武湖,东临太平门,西临台城。其历史曾与日本侵略有关。

南京玄奘寺

1942年初冬,侵华日军搜查南京大寺,途经雨花台弘治,兴致勃勃来到这里。他们在三藏塔遗址周围搜寻,最后发现了一封石函,上面供奉着玄奘大师顶骨的舍利。

经文上说,舍利子是一个人通过禁欲决心智慧的修行,加上自己伟大的意志而获得的。它们非常稀有珍贵。对于寺庙来说,高僧的舍利子是神圣的。但日军挖出来后强行据为己有。最后在南京人民的强烈抗议下,只归还了部分顶骨遗物。

顶骨遗迹

1943年初,玄奘法师的顶骨舍利存放在九华山一座名为三藏塔的砖塔中。直到2003年才改为今天的玄奘寺。

2022年7月22日下午,事件一经曝光,南京市玄武区民族事务局立即展开调查,并立即对该寺庙进行整改。截至7月22日晚,最新消息指出,玄奘寺方丈传真已被免去主要负责人职务,玄奘寺停业整顿。

形势通报

但也有不少网友表示,2018年至今,四年过去了。为什么相关部门没有检查发现?如果没有网友的正义言论,这些战犯牌位会被永久供奉吗?

结果出来后,暂时缓解了公众的愤怒,但对于供奉日本战犯的主要人物——方丈传真,网友们还是挖出了不少他的“黑料”。

传真大师,玄奘寺前住持

传真师傅是安徽人,法名郑弘。2003年起任玄奘寺方丈,毕业于南京大学历史系。在所有人眼里,一个和尚应该是“六净”的,但是这个传真大师却很眷恋这个世界。

公开资料显示,他不仅是南京两座寺庙的主要负责人,还在6家公司担任法人代表执行董事和股份,令网友震惊:万万没想到方丈还有商业地图!

传真图像

从其所代表的公司经营范围可以看出,包括养老百货旅游学术研究文化影视以及佛教文具的开发等。

后来,他好像做了几件“好事”。他曾先后拍过两部抗日电影,都是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过程。但讽刺的是,其中一部影片后来因为财务账目不明等原因,被传真大师和合作公司起诉。六年上映五次,争议不断。

更不可思议的是,传真作为一个和尚,曾经“入了官场”。2005年10月,法克斯应聘南京市宗教局副局长一职,后因不符合门槛被拒。

传真图像

然而,他成了南京CPPCC的一员

然而,当网友们深究之后,却发现最令人震惊的事情远不止于此。为了赚钱,传真大师没有潜心在寺庙里学习,而是出现在几次商业活动中,甚至涉足美容行业。

在2021年5月的一次商业活动中,这份传真出现在一个名为“赵辉丽人”的宣传网站上,并不停地称赞它。宣传演讲中几次提到我也在用美容卡!所以,快60岁了还能像朝阳一样美。

传真图像

听到传真大师的讲话,很多人都笑了,但是没有人知道这个方丈不简单!

住持如何处理他的“外交事务”是他的自由,但不可能随意祭祀日本战犯。据网友反映,玄奘寺的牌位价格大概在3-5万,好点的地段更贵!你看那几个日本战犯被拍照的位置,明明是在庙里最显眼的位置。这笔“香火钱”的数额之巨大,实在是不可想象。稍微算了一下,已经达到几十万了。

如果方丈和和尚收取这个费用并没有得罪南京,为什么他们在这里接受了所有四个明显且连续的日本名字?

这样的寺庙不再是民间信仰的佛寺,也不是神灵的聚集地。它充满了污秽咸味和腐烂。

也许,真相大白的时候,玄奘寺无论有没有参与,都将不再被世人所接受。信仰打折的时候,一切后果都要自己承担,不是吗?

最后,我们再来看看在南京玄奘寺立牌位的供奉者“吴阿平”。他的身份令人困惑。自事件爆料后,他至今仍未能查明自己的真实身份。难道只能让“真凶”逍遥法外吗?

好人要保护,坏人要彻查。

1948年11月12日下午1时30分,远东国家军事法庭主任韦伯在判决书中说:“所有日本被告均有罪!”从那一刻起,在南京遇难的30万同胞得以安息,幸存的南京人民也得到了些许慰藉。这一刻,日本战犯被人类永远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然而,时隔百年,阴风再起!日本战犯的牌位在我南京庙里供奉了好几年,义愤耻辱仇恨充斥心头!

值得一提的是,它就在玄奘寺附近,就是刽子手行刑的雨花台。这里供奉罪犯牌位的目的是什么?

对于这种挑战国人良知,分裂民族感情的行为,背后的人是可以受到惩罚的!但自事件爆料至今,由于祭拜者“吴阿平”一直极为隐蔽,未被查获,不少网友不禁为有关部门“出谋划策”。

日本海上自卫队

如果分析成立,那么可能已经有间谍潜入南京了。但在此基础上,也有网友分析,或许这个名字代表了生活在江南的日本后裔。

经过舆论的持续发酵,同名同姓的人陆续被扒出来。一位好心的网友说,他以前的同事,和吴阿平同名,以前是鼓楼的护士,现在出家了!

网截图,待验证

不得不说,网友的“挖掘能力”和“想象力”的确很强,但在没有官方公布的情况下,千万不要“上线”。

当事件在这里发生时,当局仍在努力查明真相。我们也应该给真相一些时间。也许“吴阿平”不是单个人,可能是一群人,也可能是一个组织代号。在正式公布之前,一切都只是想象。

再来看吴阿平祭奠日本战犯的“神术”。为了避免僧侣们的注意,他首先在战犯的名字上加了“朋友”二字,企图混淆视听。后来才发现,原来有一个好人,是和战犯一起献祭的。

明妮魏特琳

明妮魏特琳纪念碑

就这样,我们只能等待好消息,但更可气的是,在坏人落网之前,爆料该事件的小北声称被网络人肉曝光。

小北说,他去玄奘寺取证时,被阻拦了。他不仅被威胁,甚至还被“泼脏水”,说他居心不良!另一个和小北一起去的博主也说,来寺后先和方丈对质,方丈和一帮和尚也直接承认供奉了日本领导人!

听到这里,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我们揭露那些向公众揭露他们罪恶的好人。如果未来互联网继续这种趋势,谁来说实话?谁来揭发坏人?

仔细看看小北说的。庙里的和尚以前都是圈内人。虽然为亡灵超度是他们的职责,但超度恶灵至死却是一种宿命!我相信他们比我们任何人都清楚!

最后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方声音结尾:我们绝不能忘记侵略者犯下的严重罪行!民族感情不能伤害。我期待着检查出来!


1g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北京璀璨科技有限公司(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